當前位置:主頁 > 留學指南 > 海外就業 >
海外就業
 
 

留學:在失去與得到間尋找

作者: 文章來源: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8-01-14 11:24

衡量人生的得失有時是個關乎時間的話題。此時的利,放置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後再看,說不定是一個稍縱即逝的東西。而那個如今看來還遙不可及的、需要放棄許多眼前所得的夢想,卻讓追逐它的人在過程中不斷成長……一切并沒有現成的答案。

兩次鍍金 兩種風景

Charles 美的集團海外資本運營總監

留學經曆:1989年赴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留學,後轉往紐約大學獲信息治理碩士學位

2003年歸國

17年前的Charles,還是一位風華正茂的年輕教師,27歲,已經在華南師範大學做了4個年頭的老師。教授電子專業的Charles急切地面臨着職業提升的壓力,攻讀碩士成為職業規劃的必然之選。當時,受到一股強勁的“留洋風”的襲卷,四周年齡相當的同事紛紛跨出了國門留洋鍍金,血氣方剛的Charles也按捺不住想奮力拼搏一把,“高校的公費留學名額需要論資排輩,一般都要求學成後繼續回來教學,我不想受這些束縛,所以隻能選擇自費。當時沒電腦,每封申請信都要找打字機打出來,為了聯系學校,先後發出一百多封信,越洋電話一打就打掉一百多元,而我每月的工資,也隻有一百多元而已。”看着Charles為了出國這般折騰,父母想要支持,卻因沒有經濟條件而無能為力,在他們眼裡,去美國,是一個多麼遙不可及的夢。

好不輕易學校聯系好了,艱難拿到簽證,從香港親戚手裡借來的幾千美元,隻夠第一年的學費,Charles就這樣硬着頭皮踏上了美國的土地。第一年的感覺最為艱辛,艱難地克服語言障礙的同時,從以往悠閑的工作狀态拼命回複緊張的學習狀态也很不輕易,不僅離别了國内受人尊敬的大學老師的身份,還要為了掙生活費去打工,在飯館端過盤子,在公司做過文員,最後通過幫教授做課題免掉了學費,拿到了獎學金,才完成了學業,留在了華爾街。

“留學那三年,由于根不在美國,總覺得沒有足夠的安全感,生活缺乏保障,所以行事偏保守。這也是許多留學生無法回避的轉變,留學生活讓他們的人生規劃變得保守起來,造成了許多人才的浪費。”

在紐約華爾街打拼了8年之久的Charles,在一次又一次的留學生聚會中,萌發了歸國的願望,2003年,當他終于回到闊别13年的廣州,身為跨國公司高級主管的他再次踏上廣州的五山路,他忍不住感慨到物人皆非。

出于對自己工作要求精益求精,2004年Charles又加入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治理學院與中山大學嶺南學院合辦的CHEMBA項目的學習。這一次,他不再需要離鄉背井,隻是利用周末的時間學習,既完成了學業也同時兼顧了事業和家庭。“留學和海外工作的經曆教會了我做任何事情都要盡量專業,雖然有很多專業知識和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卻一直沒有系統接受過工商治理的練習,而在美國的商學院全職讀MBA的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都太高了。回國後,我才發現美國一流商學院在國内舉辦的EMBA項目完全可以協調我的工作和時間,使我不用中斷事業, 并在保證了教育的質量, 積累了校友等人脈的同時,得到職業的提升,節約了許多機會成本。”

比較國外國内進行的兩次高等教育投資,Charles總結:“最初出國時,隻想着接受更多新知識,拿到學位,當時工作積澱還不深,完全放棄掉也不可惜。後來再選不覺也讓我學會在不同價值觀裡找到一個平衡點,這是在美國十年的工作經曆所賦予我的。而從職業素質提升、獲得更多發展空間以及本地人脈的積累等角度看來,CHEMBA同樣對我大有幫助。”經曆了留學風風雨雨的Charles很冷靜。9 7 3 1 2 4 8 :